首页 - 搞笑图片 > 爱对了是爱情,爱错了是青春。

爱对了是爱情,爱错了是青春。

发布于:2022-06-10 作者:admin123 阅读:270

  关于的青春期和爱情在我这里简直都是累点(你没看错,是累)。真是一段段长又黑暗的日子啊,那些候真的是哪里都不好了。(说得好像我经历了很多,说的好像我已经走出黑暗似得……)。凡事太过于用力,在乎太过就是会有全世界的邪恶份子来抢,挣扎过后失去,还留下深痕。

  先叙述传说的神圣暗恋经历,初一时候,教室里中间是四排并列的,那个坐在我边上的男生,成绩超好,写字超好,眼神超屌,侧脸超帅,每次他写完毛笔字我的桌子一片乌云。我至今还记得他特别毒舌,每天我跟他的日常交流无非是互相攻击和互相羞辱,当然还有同仇敌忾的时候,有一种你这么懂我真的好么的默契。

  不知道有没人有看过《秘密花园》,他就像里面的金朱元,傲娇、自负,确有其资本。我喜欢他那种“你看不惯我,又怎样”的拽。好吧,说实话,我喜欢他就是因为他长得帅。实在不想承认这个小白脸的乃生是我小时候喜欢的人,看来我的肤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!

  即使喜欢了很久,我也从来没有奢望过他会喜欢我,只是希望,他也不会喜欢别人。初中二年级,班上转来一个女生,从别的镇转来的,大眼睛、高挑的身材、气质脱俗,俗艳的,随意的、休闲的,穿在她身上都会发出圣洁的光晕,众男生心里肯定在咆哮“女神,收了我吧”。和我有关系的是,她和我成了同桌。

  我很想和当时的老师谈谈,你把一个女神和一个丑丫头挤在一起,让我每天倾听美女的烦恼,老师啊,若心理素质不高的孩子已经去见上帝了!

  19岁之前,我从来没有在乎过衣着打扮。每天都穿可以用三个词汇概括:弱智,土爆,and隐身。而我的同桌,那时候全身上下偶像剧里一模一样。把镜头对准我们两个,我就是炮灰。(配点《二泉映月》的音乐)

  悲伤更悲伤的事是,男神只花了十秒钟,就喜欢上了我同桌,而我我这么久来在他印象里估计是一坨不明物体。原来他各种高冷,毒舌的原因,是因为还没遇到她。

  有一次,他给女神讲了个笑话,女神当时正感冒,一笑,就冒出巨大的鼻涕泡。场面极其尴尬,我内心有点儿窃喜(我也够猥琐的),想想,这下子,男生总该幻灭了吧。然后听到他对女神说,你好可爱啊!尼玛。煞笔的我,在此之前还不懂得一个人生真谛:只要你颜值高,什么都可以原谅,什么都能化粪为养分。据说他对她表白了,然后王子和公主就幸福的在一起了?求我啊,我就告诉你……(让我先假哭会!),我只能锁青春里的白莲花或是绿茶婊,最后都成为一个路人甲。初三的时候,已经不再一个班,高中更是不同校,所有的故事来自于听说……

  后来的后来,所有的情感都会在时间的暗流里淡下去,我暗下决心,老娘再不会喜欢不喜欢我的人了。嗯,哼。

  再见的时候居然是高考的时候,他就在我后桌。妈蛋,这个人怎么是我喜欢那么久的男神,又矮又无神,脸上一片豆海,假装和我很熟的样子。我要静一静,曾经以为那是沧海,怎知不是乌云遮住了心眼。

  穿插一段,也不是没有人喜欢过我,对我作文很好这件事,估计就有很多人相当崇拜。(确定不是我自己吧!),有一个人,每次都认真地研究我的日志、周记、随笔、小说。他说,你以后一定可以当作家。有一次,一个同学拿我的名字开玩笑,说我的名字本地话读音怪怪的,就取了个更怪的谐音,整个年段都知道有个人叫qun(第四声)xiang第二声),这个名字跟随我到大学,醉醉的。

  对了刚刚说到哪个谁来着,什么时候我开始搜集他喜欢我的证据。我无意中的一句,讨厌烟味,他就戒了。有一次上课,我和同桌在看《故事会》,那时候完全把《故事会》当黄文看啊。看到正刺激的环节,书掉下去了,掉到我课桌后面。老师很生气,问,谁上课看课外书?谁?这老师教书水平一流,但也超凶的,特别擅长人身攻击,能一口气骂到你哭。我当时吓尿了,想象了一下自己被虐死的状况也是呆滞。正在我脑补快到了满清十大酷刑的阶段,他站起来,直接承认是他看的。分班了,他普通班。他送了副素描,我觉得那是全世界最美好的东西。他喜欢写信给我,(不是情书。)我的回信,成了他的传记。

  那时候我们隔一天好像就要聆听校领导的训词,很多次他们班就在我们班旁边。可能喜欢一个人的时候,眼睛是自带GPS的,不管有多少人,总是能一秒钟找到,他在信里说每次都能看到我环着前面的女生。有一天,我听到一个消息,说他喜欢一个女生,正是我的名字,完了。一面责怪他,一面暗爽。我其实并不知道自己对他是什么感情。我很纠结,要不要告诉他,我已经知道他喜欢我了呢?然后呢……

  直到大一下半年的某个夜里,他发过来信息:你这么聪明,应该知道我一直喜欢你这件事情,……

  大二结束后我去他们学校找他。

  远远的我就知道就他,(个子高太显眼。),篮球场外,看到他身边站着一个女生,他递给她一盒小熊饼干,女生很自然地接过来,埋头准备拿饼干吃。她的头发垂下来,遮住了脸颊。他很自然地伸手过去,帮她把头发别到耳后。之后我才知道,这个女生,是他网上认识的学妹,追了他很久。后来我接到来自这个小我三岁的小姑娘电话,她说她不能没有他,她说她第一次给了他,她说只要我退出,他们会幸福…………(我也怀疑是在拍电视剧,那么我是穿错片场了)。

  高傲如我,从来不问,无所谓的为什么。那些关于一起谋划的未来就当我曾经听过很多笑话。他确实是个大暖男,他说他只是对她心怀愧疚。然并卵,与我还有何干,即使会想起,也只是曾经。有人会说不争取是懦弱,但很多时候当时的自己一定衡量过值不值得。也可能是我并不自信,很少否定对方,却在否定自己。

  后来,我也工作了,无头苍蝇一样经过无数次碰壁,我也清楚为什么留在大杭州,是为了我遇到了叶,再续我的血泪史吗。叶是我唯一一次觉得自己双商为零的人,外表书生秀气,举止绅士,恰到好处的甜言蜜语,收入高家境好,很有修养的样子,而我喜欢的更多是他的细心和温柔(配点《该死的温柔》的音乐)。我说他喜欢我完全是得了审美癌,他说那就永远不会痊愈。我以为他是那个看的到我暗淡的一面,也愿意绕着我转一圈,看到我发光的那面的对的人,从来没想过会是浩劫。

  可能每个女生都受不起温柔攻势,他是一个很细致而浪漫的人,这场爱情唯一的安慰大概是享受了我在闹他在笑的美好

  那天夜里,我的衣兜里突然多了两张电影票。我侧眼看去,叶的的侧脸线条纤细而精致,挂着得意的微笑。电影很好看,我却看得不很认真,嗅到他身上独特好闻的气味,也会心猿意马。我能感觉到,他也在一直在看我。过几天,我的衣兜里又多了两张张电影票。 还是这样一个循环,这样的约会,竟然持续了个月。

  也有故事里的情节:男孩说:“你闭上眼”,女孩闭上了眼,男孩吻了女孩一下。

  看《小时代》的时候,他说:“你如果把头发留到这么长,那该多好哪!一定比她们谁都漂亮。”说完,他让我肩背向上爬直了,用手将我的头发拉展了又说:“你看,你的头发才到肩胛骨这儿。”,可是直到分手我也没有长发及腰。

  记忆里其实美好还有很多:他负责剥壳,我负责吃;他唱歌我讲笑话,陪我坐很久的公交;我生气,也会耍可怜逗我开心;下着大雨开四十多分钟的车来看我,每次他会给我买好很多零食放在我房间里;天冷了,买好衣服悄悄挂在我衣柜里;他双手托着慕斯的托盘,给我当小桌子用,我就在众目睽睽之下用叉子尽情的吃。也许爱情总是在酸甜苦,面面俱到,我们不会知道后来的彼此会成为陌路人。

  他不相信我相信他,而我可能真的不相信他。

  “我是真的爱过你,只是现在对你已经感觉不到爱情,你知道我要的是爱情,我知道你要的更多是婚姻。所以我们应该冷静一段时间”他说这句话的时候,我才知道,有的人可以很温柔,也会很残忍。男人不会主动说分手,他们更擅长逼女孩说出口。

  同事一直说我Hold不住他,一语成谶。

  “叶子的离开,是因为风的追求,还是树的不挽留?”对于叶,我很想怪他,可是爱情我们多多少少都做过这种昏庸的事吧。因为喜欢一个人,对所有与他相关的事,都格外友善。因为我至始至终没有学会爱和被爱,所以掌握不了分寸。只能告诉自己,还好。青春的意思就是:输得起。即使受伤,我们也不会失去再次去爱的能力。时间飞驰,已经不知道还能不能等到一个信我伴我爱我的人,但我依然相信这世界上还是又真感情。往事在记忆里长眠,就像有部电影的宣传语:爱对了是爱情,爱错了是青春。

一、星光点点:散落在人间受伤的圣洁光芒

星光点点: 散落在人间受伤的圣洁光芒

   ——古代妓女传奇才艺一瞥

  有这样一群人,她们可爱过,只有少数人知道;他们风光过,只有少数人看见;他们奉献过,却并不为众人识。

  因为她们是妓女,好多人受惠于她们的好,他们不言。好多人明知道社会的一角因为她们存在过,这里就有不尽的好处,但是他们忌讳避之,

  好像这样她们的好就没有了。

  谁能公正公平审视她们的好?谁能?

  她们的好依然,在我们的身边,为人民服务。

  人们啊,当你偶尔听到她们的血泪故事,偶尔听到她们开启我们的智慧,我们的灵魂,我们该怎样呢?

  让我们以平和的心态,以平等的目光看看她们吧!尽管她们可能伤风败俗,尽管她们的行为并不被道德接受。

  (之一 ) 齐雅秀智讥宰相

  《尧山堂外记》:(明)三杨(杨荣、杨士奇、杨浦)联袂狎妓。约等于三堂会审。

  有人问她:“你能让三阁老笑乎?”对曰:“我一入便令笑也。”及进见,问来何迟?对曰:“看书。”问何书?曰:

  《烈女传》。三阁老大笑,曰:“母狗无礼。”即答曰:“我是母狗,各位是公猴(侯)”。

   齐姑娘的巧慧赫然立于这群猴子大人之间,虽然地位不比那些大人,智慧则弥漫之间也。

   (之二)武昌妓续韦蟾诗更有名

  《全唐诗》:韦蟾在宴席上,吟诗助兴,自己做了几句,向客人求下句。时间在继续,无人对答。一妓女起立,口占二句。众客无不嘉叹。

  我们看下,韦的上二句:悲莫悲兮生别离,登山临水送将归。他写《文选》,从“悲莫悲兮生别离”(屈原《九歌·少司命》)、“登山临水

  (兮)送将归”(宋玉《九辩》)二句集成的联语,倒也不错。还有点创意。武昌妓续诗:武昌无限新栽柳,不见杨花扑面飞。

  要我说,要不是这位妓女的续诗,韦大人的诗歌也不会流传也。虽说妓女的名字只是以地方存之,而韦蟾还留有名字,如此而已, 别看韦蟾官

  也

  做到了尚书左丞,还是是诗人,唐朝最不缺的是诗人。我看韦大人还是不留名的好。所谓诗名,只能如田娥(唐)的诗歌“难为子猷志,虚负

  文君名”了,惹人笑话的留名,实在没意思。

  而这个妓女的续诗,那才叫真正的高:不然,大手笔在前,闹不好,出丑也。集句是“赋”,续句当“兴”。兴不好,就兴到笑话的材料堆中

  啦。“诗不患无情而患情之肆”(《诗镜总论》),“善诗者就景中写意”(《昭昧詹言》)。小妓女会拿捏。言尽意荡。难怪晏殊《踏莎行

  中名句“春风不解禁杨花,蒙蒙乱扑行人面”,从此诗中孵化出来。啧!

   (之三)周韶凭诗获落籍

  周韶是北宋哲宗时期的妓女。因为杭州太守陈述古宴请苏子容(名颂,当时任仆射),她因之有机会和领导接触。韶向苏求落籍(从良),苏

  指帘间鹦鹉

  令作诗,韶一挥而就:

  《白鹦鹉》

  陇上 巢空岁月惊,忍看回首自梳翎。开笼若放雪衣去,长念观音般若经。(《中国历代女子诗词选》)

  陈述古欣赏周韶才情,当即允许周姑娘落籍。

  我为周韶的落籍愿望实现,庆幸了好一阵子。我和周籍一样感恩姓陈的太守。这样的好官啊,即便现代的我也感慨良久。

  在周韶临别之际,同辈妓女都挥毫写诗,为周韵送行。期间的感情和我一样。录之——

  胡楚诗:

  淡妆轻素鹤翎红,移入朱栏便不同。应笑西园桃与李,强匀颜色待秋风。(《中国历代女子诗词选》)

  龙靓诗:桃花流水本无尘,一落人间几度春。解佩暂酬交甫意,濯缨还作武陵人。(《中国历代女子诗词选》)

  这些妓女的诗作,说实话,比起那些所谓的文人,如和柳永齐名的张子野,恐会害羞自己的诗作,不敢写诗做词了吧。 

  周韶有诗,不敢写诗者几人?  

  (之四)聂胜琼名词得缘分

  聂美眯,打工于宋代长安(西安)私立妓院,后来做了李之问的妻子。不错了。她有首词《鹧鸪天》:

  玉惨花愁出凤城。莲花楼下柳青青。尊前一唱阳关曲,别个人人第五程。 寻好梦,梦难成;有谁知我此时情?枕前泪共阶前雨,隔个窗儿

  滴到明。

  这首词是写给李之问的。《词林纪事》说:之问得此词,藏于箧间,抵家为其妻所得。因问之,具以实告。妻善其语句清健,遂出妆奁资尖

  取归。

  看来词库中还是不缺月老词的。情不凭借一些途径,哪能抵达温暖的胸怀?

  爱,要说出来。你的胸中有什么意思,别人真的不易看出来。

  我读此词时,我的祝福和聂胜琼一起在李之问的妙意慵懒中不朽。

  (之五)“千古诗妖”的等待

  等待,总是有希望在前面诱惑。如果没有希望的勾引,没人等待了吧。

  那天,我遇到了一个人的等待。

  我读《谭意歌传》(作者秦醇)时,我犯傻了,虽然我并不太拘泥于鲁迅的批评,他说此文“盖袭蒋防之《霍小玉传》,而结以‘团圆’者也

  (《中国小说史略》)但是,我还是感动于这个女子——谭意歌,有“千古诗妖”(刘相语)之美名。

  她 的小名叫英奴,晚唐名士谭从道女儿。8岁丧亲,流落长沙,沦为乐妓。

  不管是什么妓女,我倒是了解一点。妓女们有自己和嫖客的斡旋办法:

  先看妓院窑主十大拿:阴、损、毒、辣、坏、凶、狠、真、假、快。(基本不用解释,这都是令人毛骨悚然的词语,对付妓女和嫖客的。)

  妓女在这样的名师教导下,遂有九绝(九种对嫖客手段): 掐、打、媚、捶、咬、笑、死、从良、跑。

  这可是很有意思的活动,为了嫖客主动拨款,得这些办法的。再配妓院中溜须拍马,点头哈腰,狗眼看人低等相关措施,嘿嘿,妙。看来陈

  瀚乙说过的讨好出效益,以及拍马也是生产力,还说对了。

  谭意歌漂亮,是没说的。漂亮是妓女的基本素质之一。(谁要说漂亮不是素质,谁就没在机关呆过,若是陪领导亲密一下,这素质是异性领导

  最喜

  欢的素质之一也,比什么素质都见效。)

  按照这个做妓女的规范,一个妓女的等待应该是什么?大家能猜出八九分了。偏偏没猜对。这个会写诗的女子的等待不一样。

  她要等一个自己中意的嫖客,当然她的意念中,这个男人她不看做嫖客,她看作自己的情郎。有托付终身的倾向。

  那男人名字她要呼唤,一遍,一遍,再一遍。

  “张正字”——“张正字”——

  千呼万唤,还是自卑语“子乃名家,我乃娼类。今之分袂,决无后期。腹怀君之息数月矣,君宜垂念。”

  她的自卑有弹簧那么长,还可以更长,可能她知道现代妓女比较无耻,代表现代妓女自卑了算了,所以格外伤心,有送诗给情郎:

  “潇湘江上探春回,消尽寒冰落尽梅。愿得儿夫似春色,一年一度一归来。”

  情郎送走了。

  她等待。那时,她是有身孕的人了,等待的分量是否多些?

  一年以后,她等待的结果是张正字纳孙殿丞之女为姻。

  她还在等待。此时她是被遗弃了。

  等待的内容有些变化,不能做大,可以做小啊!

爱对了是爱情,爱错了是青春。

  她等待着……

  在等待中,还是有些寂寞的,于是写作。还好,她写出了好词呢。

  《极相思令》

  湘东最是得春先。和气暖如绵。

  清明过了,残花巷陌,犹见秋千。

  对景感时情绪乱,这密意、翠羽空传。

  风前月下,花时永画,洒泪何言。

  《长相思令》

  旧燕初归,梨花满院,迤逦天气融和。

  新晴巷陌,是处轻车骏马,禊饮笙歌。

  旧赏人非,对佳时、一向乐少愁多。

  远意沉沉,幽闺独自颦蛾。

  正消黯、无言自感,凭高远意,空寄烟波。

  从来美事,因甚天教,两处多磨。

  开怀强笑,向新来、宽却衣罗。

  似恁他、人怪憔悴,甘心总为伊呵。

  词的意思好理解,这里表现的爱呀情呀还是比较透骨的。

  写了词,还是坚持等待。

  她等待……

  有消息:张正字的妻子离休人间。

  呀,这个妓女的等待好吓人,居然把别人的妻子等待死了?!

  她继续等待——3年后,张遂“与她重圆,终身为命妇,夫妻偕老,子孙繁衍”。

  一个妓女的等待,见证了什么?

  我不敢多说话,我害怕伤了哪怕任何一个无辜者……

  (之六)詹爱云:妙趣横生 ,白头偕老神仙缘

  人间有仙侣否?看到这封信,我不怀疑了。

  詹爱云是江南妓女。清人褚人获撰《坚瓠集》中载她与情郎的信件往来,让会写信的人唏嘘不已。

  吴(姑苏,现在南京)妓詹爱云寄所欢周心恒书云:槟榔(“榔”谐音“郎”)一去已过半夏,更不当归耶?盼望天南星,大腹皮忍冬

  藤(“藤”谐音“疼”)矣,谁使君子效寄生草缠绕他枝?使故园芍药花无主耶!妾盼不见白芷(“芷”谐音“纸”)书,茹不尽黄连苦,

  古诗云:‘豆蔻不消心上恨,丁香空结雨中愁’。奈何,奈何?

  此信中镶嵌多少药物名,爱好的人自可从中领会妙意。

  她的情郎也不是等闲之辈。回信也有趣:

  红娘子一别,桂枝香已凋谢矣!几思菊花茂盛,欲归紫苑,奈常山路远、滑石难行,况今木贼窃发、巴戟森森,岂不远志乎?

  姑待苁蓉(谐音“从容”)耳,卿勿使急性子,骂我曰:苍耳子,狠心哉,不至白头翁而亡。则不佞回乡时,自有金银花相赠也。

  两封信运用谐音、双关、拟人等多种修辞手法,构思巧妙,情趣不俗,足以为情书经典规范也。

  这样的妓女如此才情,是妓女又如何?有几人有这样的才气?

  我又想起明代文学家、戏曲家冯梦龙在其编著的时调集《桂枝儿》中就记载有这样一封药名情书:

  “你说我,负了心,无凭枳实,激得我蹬穿了地骨皮,愿对威灵仙发下盟誓。细辛(“辛”谐音“心”)将奴想,厚朴你自知,莫把我

  情书也当破故纸。

  想人参(“参”谐音“生”)最是离别恨,只为甘草口甜甜的哄到如今,黄连心苦苦嚅为伊耽闷,白芷(“芷”谐音“纸”)儿写不尽

  离情字,嘱咐使君子,切莫做负恩人。你果是半夏当归也,我情愿对着天南星彻夜的等。”

  我服气了,我也写过情书,就是没有这样的诙谐。

  若非高人,断然不能为也。

  詹爱云入主才女系列,没人有意见吧。她和这位女子应当是一流的女子也。

  说实话,周心恒要是不怜惜詹爱云这样的女子,我敢斗胆给詹爱云写情书,宁愿遭遇拒绝的后果,值得。

  我可以对人说:我给詹爱云写过恋爱信。美吧。满足下虚荣心如何?

  这样的情书在我国情书史上,算不算大家风范?

  我为了学习,还搜集了一些这样的好文,供自己学习。

  曹操为了考华佗。也写了封信:胸中荷花,西湖秋英,晴空夜明,初入其境。永远康宁,警惕家人。长生不老,老娘获利。五除三十,胸有

  大略。假期期临,军师难混。接骨先生,老实忠诚,无能缺技,药店关门。

  华佗懂,一下了然。乃穿心莲,杭菊,满天星,生地,千年健,防己,万年青,益母,商陆,远志,当归,苦参,继断,厚朴,白术,没药。

  真是匹配的交流也。

  这里还有一封家书:

   马勃君鉴:

  忆昔言欢于丁香树下,携手于芍药园中,共啖荔枝,同誓藕节,满谓金石同心。不意半夏来临,青黄不接,使君子远志异乡。时妾附

  子送香青蒿河畔,归时甜瓜落地,取名马宝,别字蔸铃,幼读百部诗书,更兼生性厚朴。曾托佩兰嫂传信,复由石蒂君致函,奈何山河阻

  隔、故纸难逢,理宜苁蓉(谐音“从容”)当归。妾性女贞,能读书益智,侍奉白头翁姑,劝君莫摘路边紫草,勿攀墙外红花,珍惜青春,

  刻苦攻读,归时合欢花开放。

    草此即颂千里光明!妾白薇上

  这封药名信,20余味药,不知是否能治愈那些忘记家人的人,要是我,我后悔了。

  再看《中医报》刊登过的由安徽潜山县汪济老先生写的一封题为《致在台友人》的药名信:“白术兄:

    君东度大海,独活于异乡生地,如浮萍漂泊、牵牛依篱,岂不知母亲思念否?今日当归也!家乡常山,乃祖居熟地,春有牡丹,夏有

  芍药,秋有菊花,冬有腊梅,真是“红花紫草苏木青,金樱银杏玉竹林,龙眼蛤蚧鸣赭石,仙茅石斛连钩藤”。昔日沙苑滑石之上,现已

  建起凌霄重楼,门前挂金凤,悬紫珠,早已不用破故纸当窗防风矣,谁不一见喜?家中东园遍布金钱草、益母草,西园盛开百合花、月季

  花,北墙爬满络石藤、青风藤,南池结有石莲子、芡实子。但见青果累累,花粉四溢。令尊白前公,柱虎杖,怀马宝,扶寄奴,踏竹叶,

  左有麝香、藿香,右有红花、槟榔,陪伴上莲房,已是巍巍白头翁矣!令堂泽兰婶虽年迈而首乌,犹千年健之松针也。惟时念海外千金子,

  常盼全家合欢时,望勿恋寄生,愿君早茴香(谐“回乡”之音)!弟杜仲顿首”

  真是晕倒我也,江山代有才人出!

  说了这多,一句话,詹爱云也是我老师也。

  我鞠躬拜师,谁人敢说不对?谁能说不能向智慧表示敬意?

  (之七)颜令宾:浪漫的死

  颜令宾,唐安史之乱时名妓。能歌能词。南曲绝伦。(孙棨《北里志》)

  身在妓院,由不得自己。

  一天因为接待客人,感风寒,自此,客人零落。感慨万分,提笔书写断肠句:“气余三两喘,花剩两三枝。话别一樽酒,相邀无后期。”

  写好了,她派自己的侍女分送到平日友好的嫖客。嘱咐云“我不久矣,幸各制哀挽以送我。”

  好多嫖客都来了,颜女士主持招待工作,唱了自己最拿手的曲子。过数日,颜女士谢世。

  颜女士有自己的思虑,她最爱的人是贫贱的怜人刘驰驰。别人不知道,自己可是忘不了啊。既然自己在人世上的日子不多了,何不征集点怀念

  的诗词,由自己最喜欢的情郎演唱,自己也没枉费来人世一趟。只希望自己平日对那些嫖客的好有点回报。

  于是有了这样感人的一幕,当颜姑娘谢世的时候。一个叫刘驰驰的超男总是唱着这几个曲子:

  “昨日寻仙子,轜车忽在门。人生须到此,天道竟难论。客至皆连袂,谁来为鼓盆。不堪襟袖上,犹印旧眉痕。

  “残春扶病饮,此夕最堪伤。梦幻一朝毕,风花几日狂。孤鸾徒照镜,独燕懒归梁。厚意那能展,含酸奠一觞。”

  “浪意何堪念,多情亦可悲。骏奔皆露胆,麏至尽齐眉。花坠有开日,月沉无出期。宁言掩丘后,宿草便离离。”

  “奄忽那如此,夭桃色正春。捧心还动我,掩面复何人。岱岳谁为道,逝川宁问津。临丧应有主,宋玉在西邻。”

   颜姑娘作为妓女能让自己的死这样凄美,还能让自己的情意留下佳话,不愧为性情女子。

  不需要回报的感情多么高贵,而颜女子需要的回报又是这样高雅。谁忍心让她遗憾呢?

  然而鸨母却在颜女子死的时候以为颜女子征集的诗词是什么银两,欲贪污为妙。岂不知这样的财富谁能贪污,谁又能仰视呢?

  你爱有多深?

  你看谁的悲戚有几分?

  颜女子的浪漫,谁能掂出份量。  

  我忽然想起南宋绍兴年间,全州司户单符郎见官妓杨玉哭泣而问曰:“汝今鲜衣美食,时为爱重,有何不足耶?”杨玉回答说:“妾为女子愿

  为有家。若嫁一小民,布裙短衾,啜菽饮水,亦是良妇。今在此迎新送故,是何情绪!”

  颜令宾能这样浪漫,如果是一良妇,当不知醉倒多少好丈夫。

  性情啊,在那里都一样感人。

二、

二维码

扫一扫关注我们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本站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 201825640@qq.com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标签: #接驾 #红楼梦 #朝廷 #腐败 #作者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自定义链接1

电话咨询
自定义链接2